颜珂

腐宅大二党。看心情更段子和文。
常吃安利味道好

忘了是那一场见面会了……不过貌似是16年的。
突然痴汉RR的珍妮!

Moss Champion【哨向SD】【二】

文/颜珂
Sam Dean非兄弟#
可能某些互动有j2影子#
有私设

文名来源:Moss campion,中文名无茎蝇子草。是一种分布在苔原地区的的多年生草本被子植物,死亡的叶子可以坚持数年。
文名直译是苔藓中的冠军,算是映射一下虽然是小人物但是一直坚持拯救世界的温家双煞吧。
私设:哨兵向导都有各自的家族,但是同家族的哨兵向导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Sam睁开眼睛陡然坐直,吓了在一边削木头的Dean一跳。

“嘿老兄,慢点,我可救了你,你差点就要布 克里斯埃文斯 的后尘变成一条老冰棍了。”

Sam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五感处在最舒服的调值,他转头看向声源,对上了一双碧绿的眼睛。

那双眼睛美的惊人。浓密的睫毛恰到好处的镶在绿宝石一样的眸子周围,形状又大又圆,此时带着一点担心正盯着他看,他眨眼的时候睫毛就跟着上下翻飞,Sam忍不住怀疑如果凑的足够近会不会感觉到风。

“Dean,第二边防军前沿哨所。”眼睛的主人并没有报出自己的军衔和姓,“算是被流放到这儿的。”

Sam躺在温暖的床上,鼻端又萦绕着之前闻到的香气。更淡,但是也更温和。

该死的,他想,这味道好闻的要命。

“嗨,老兄,我在跟你说话呢。”Dean伸手在人眼前晃了晃,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被冻傻了。

“SamWincherst上校,第四特勤中队。”Sam回过神来报上家门,有点不好意思,“我…”

他本来想说自己是过来找他的,但是话到嘴边他突然鬼使神差的改口了。

“我…我迷路了…”谎言出现的一瞬间Sam有些慌乱,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我有个侦查任务需要来这边完成,结果任务完成回去的时候遇到暴风雪,补给都丢失了。”

所谓最被难以揭穿的谎言就是真假参半的谎言,不知道出来找因为过于狂放不羁所以被流放的未结合向导算不算侦查任务。

“秘密任务?”Dean想了想,“最近边境的确有些奇怪的事,我怀疑是向导贩卖组织的活动。”

“是的。我就是来调查这个的。”Sam默默长出一口气。

“可是我前天才报告上去,”Dean眯起眼睛有些怀疑,手不着痕迹的背到背后准备拔枪,尽管这个人他还算熟悉,但是他还是不能无视那些疑点,“你动作真快,huh?”

“正好我在附近,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Sam努力给Dean一个真诚的眼神,嘴唇微微抿着带点紧张,这是Sam最拿手的“Puppy Eyes”。

Dean盯着那双形状优美而且湿润的眼睛,被里面的诚恳略微打消了疑虑,至少特勤中队的人应该不会出现逃兵和叛徒,更别提他还是一个Wincherst。

“好吧,我要继续去巡查,你是再暖一会儿还是跟我一起去?”Dean挎上枪,“对了老兄,你最好让你的精神向导回去,它已经开始……骚扰Jay了。”

Sam有些迷惑,等他看到自己的Jen正不停的用一种诡异的热情磨蹭嗅闻着一只黑灰色的森林狼的时候,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Jen!停下!”

浑身雪白的北极熊停止了对森林狼的动作,不满的冲Sam秀出牙床,恋恋不舍的躲过Jen忍无可忍的锋利牙齿舔了一口Jay的皮毛,消失在空气里。

“Jay,你也回去吧。”Dean拍拍它的头,Jay不满的瞪了Sam一眼,也跟着消失了。

Sam有些尴尬,忍不住轻咳一声掩饰不自在,“我跟你一起去。顺便看看你发现的问题的地方。对了,我还需要跟上级汇报一下我到了,你这儿有没有什么通讯工具?”

Dean指指屋子角落的无线电发报机,“那儿,你应该知道通讯码。”

“介意等我发完吗?”Sam问。

Dean耸了耸肩扁扁嘴,“你随意。尽快。”

Sam顶着Dean鹰一般审视的眼镜坐下,不着痕迹的切换频道发给castial,让他帮忙跟上级申请执行这趟任务。

Sam敲下最后一个字母,Dean的视线终于变得温和了一些,他虽然看不清具体内容,但是偶然看到的组合排列的的确确是军方内部专用的密码,只有特殊人员才会使用,比如特种部队和某些秘密侦查任务。而Dean属于…特殊人员中的特殊人员。

Dean终于排除了Sam的嫌疑,他冲他咧开一个“兄弟专用”的微笑,“我们走。”

Sam察觉到了他态度的转变,默默松了一口气,裹上Dean借给他的毛皮大衣——他正努力假装那不是北极熊的皮——跟着出了门。

天已经亮了起来,太阳却始终隐没在地平线下,地上的雪泛着美丽却危险的光,Sam正想着自己忘了带墨镜,犹豫着要不要把视力调到最低,Dean就冲他投射了精神触须并且费劲的塞了他一副墨镜。

Sam接受了触须的调节,Dean不愧是在数据库中与他相容度最高的向导,手法和力道都是让人惊讶的合适。

Dean也惊诧于两人的默契和相容度,不过他一向没心没肺,不过就是捡了个似乎跟自己相容度不错的哨兵嘛,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而且这可是SamWincherst。

“Dean,你在哪个家族?”Sam开口问,“我还不知道你的姓。”

“Wincherst,DeanWincherst。”Dean看似费力实则轻巧的跳过一个雪坑,“跟你一样。”

“嘿!那我们是兄弟!我小时候一定见过你!”

Dean撇了撇嘴,抬手拦住Sam让他不要踩到坑,“何止是见过。”我还叫过你Sammygirl。

不过这种事情就不要告诉他了,免得破坏好哥哥的形象。

“真的吗!”Sam快走上几步跟Dean并肩,顺势拽住人袖口免得自己在陌生的地方掉坑,“可是我怎么没印象……哦对了!”Sam眼前突然闪过一个又高又大的身影,“你跟我是一个导师!你是Dean哥哥!”

“是的没错,John还好吗?”Dean很难不去注意那只明明比自己还大却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拽着自己袖子的手,他本来应该甩开的,但是阴差阳错的他并不想这么做。

Sam有些遗憾,“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听说他已经退休了,我是他带的最后一个。”

Sam转头看向身边人的侧脸,他大半张脸都被帽子挡着,又卷又翘睫毛却倔强的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Dean呼出的气体有的凝结在上面变成了冰霜,在睫毛上随着他的呼吸和动作微微颤动着。Sam心里一动,恍惚间忍不住抬手想去扒拉一下看看那究竟是睫毛还是冰雪女王的王冠。

Dean听他没声音,转头想看看情况,却正好对上他抬起的手和目光。

Dean被那目光的热度烫了一下,忍不住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却不知道这一眼在Sam眼中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反倒带着三分可爱,更像是…娇嗔。

“Bitch。”Dean 开口,并不愤怒但是带着不满,“该死的,我不是娘们。你才是那个一头长发出门前磨磨唧唧的人!”

“可是你是个哨兵,Jerk。”Sam不甘示弱,“向导天生就是为了勾引哨兵的。”

两个人互不相让的瞪了一眼彼此,却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该死的,幸好这里没有其他人。”Sam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摔在雪地里,“不然我们可能都要被控诉歧视了。”

Dean笑着翻了个白眼,结果没看路差点踩到Rudolf的爪子,“那也是你的罪名更重!我顶多被塔长教育。”

“Jody Mills?”Sam夸张的问,“哦我的天,那可真是……我还不如去坐牢,上次我进塔找她的时候忘了喊报告,”Sam学着那位和蔼的女性向导一脸不满的样子,“她就像这样,‘SamWincherst,礼貌!’我的意思是,她是个好人,但是她有的时候有点太过于大惊小怪。”

两人又爆发出一阵笑声,不知道方圆几里的北极熊和海豹会不会被吓到。

总是会被差点踩到爪子Rudolf一直带着军犬专用的护目镜,不过这会儿它突然觉得有点闪。它努力想要躲开这两个莫名其妙荼毒生物耳膜和可怜的脚的人类,可惜脖子上的绳子限制了它的行动。

可怜的Rudolf,它还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暗香×云梦 意难平

一个可能永远写不完的临时保存。发出来了结心愿…

黑暗中的杀机暗香幽浮,
光明下的生机云霞绮梦。

暗香是淬了毒的断匕,见惯了黑暗中的杀机和算计,识得了人心丑恶世事坎坷。出鞘的不是利器而是死亡,入鞘的不是剑锋而是鲜血,眉宇间仿佛是出生就印刻的狠戾。可施展美人计的时候笑起来,眉眼间又满满的都是风情,那是洗礼过鲜血的妩媚,是行走在刀锋上的性感。

云梦是浸了香的轻纱,来去冥界人间看惯人性丑陋却还一厢情愿一腔热血的守护世人。妙手丹心正如是,不畏人间众生态。眼中含着慈悲,手上拈着莲花,步步生莲身段曼妙。可若是对付敌人,救命的手也能变成惩戒的手,轻巧抬手却能召来雷霆万钧。

两个人第一次相遇是在酒馆。
人声鼎沸吵吵嚷嚷,暗香却一眼就看中了窗边的小美人。
灵秀动人,见之忘俗。
暗香抬手把头上的簪子松了,披着如瀑秀发坐到人面前,“小美女,借个东西,我梳个头发。”
云梦抬眼,差点被人艳光晃愣了眼。赶忙垂下眼帘从包里找出梳子递过去,殊不知自己脸上泛起的羞涩红晕已经尽数入了人眼。

Moss Champion【哨向SD】

文/颜珂

Sam Dean非兄弟#

可能某些互动有j2影子#

文名来源:Moss campion,中文名无茎蝇子草。是一种分布在苔原地区的的多年生草本被子植物,死亡的叶子可以坚持数年。

文名直译是苔藓中的冠军,算是映射一下虽然是小人物但是一直坚持拯救世界的温家双煞吧。

私设:哨兵向导都有各自的家族,但是同家族的哨兵向导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1.

Dean醒了。

他推开一巴掌把他打醒的Jay,起身套上皮毛外套,踏上靴子,拿上手电筒检查了一下电量,背上枪牵上Rudolf,深吸一口气推开门。

天还没完全亮起来,虽然天边已经泛白,但是蓝黑色澄澈的天空上群星依然闪烁。

Jay在身后不满的喷了喷鼻子,Dean停下脚步回头跟它对上眼神。一人一狼大眼瞪小眼在精神领域进行了十分激烈的交流,Rudolf偏头看了看Dean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停下。

最终赢了的人是Dean,Jay冷哼一声跟上,Dean满意的拍拍自家精神向导的脖子,迈开腿进行例行的巡视。

自打被流放到这儿,每天他都要沿着边境线走上一圈。其实对于他的职责来讲,他没必要走这么远,在恰当的位置用精神力扫一扫就好,没准还要更精确。

他只是寂寞而已。

边境线有一半在多年冻土上,每年有大半时间只有冰雪陪伴,对于一个喜欢美人和美酒的人来讲,如果没有什么消遣恐怕他会疯掉的。

他学会了如何捕猎,如何采集燃料如何在冰洞中垂钓,如何和北极熊和北极狼相安无事,甚至在缺少食物的日子还会有熊拜访他的木屋。

对于Dean来讲,这片荒原就是他的王国。

是他守护的一切。

2.

Sam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眼前是茫茫雪原,表面泛着微弱的星光,所有的声音都已经被疏松柔软的雪花吸收,除了可以被当做白噪音的风声和雪粒摩擦的声音,四周一片死寂。他已经冻僵了,四肢无力,体温也在渐渐丧失,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死在这里。

Sam拖动着沉重的身体在雪地里划出徒劳无功的痕迹,开始后悔自己听了塔长的话出来独自寻找他的向导。

该死的,这种破地方怎么会有符合他想象的向导,他会是什么样子?裹成一头棕熊吗?

尽管精神向导是北极熊但是显然缺少极地生存能力的Sam Wincherst完全没有意识到棕熊不会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突然他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味道。

像是沾满了冰雪的松叶点燃的气味,有些不属于这里却十分熟悉的青草香气,混杂着某种介于情欲与醒神之间的松香味道,让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这就是那个向导的味道就好了。Sam晕晕乎乎的想,他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停住了脚步,渐渐倒了下去。

他晕过去了。

Rudolf突然停住脚步冲着面前的空气狂吠。Dean意识到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他小跑着冲向前,做好战斗准备直接给前方来了一个精神冲击。
有个影子晃了一下,倒了下去。
Dean走到跟前,借着手电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个人。他戒备的翻了翻人身上的口袋和衣领,从他领口的装饰发现是自己人。而且是一个他认识的人。
SamWincherst,他们军区最好的哨兵,他们来自同一个家族。

华山


华山啊。
本来一身风骨,却迫于生计不得不下山入世。巍巍青松虽为阿堵物奔波却从未折腰。悠悠君子虽囿于寒巅却从未失了名门正派的操行。
平日里懒洋洋的不拘小节,可若是行侠仗义之时,腰骨却笔挺的扎眼,手中的武器哪怕是把破剑也会为老弱病小撑开一片天地。
长剑出鞘风云必惊,一剑分开黑白清浊。
行走江湖,为的不过就是,快意恩仇。

可惜是个流氓。
抢过萧居棠的糖葫芦也曾大喇喇脱光了膀子在云梦汤池里戏水,摸过小和尚的光头也卖过暗香的暗器。偏偏被人抓到后的义正言辞总是能糊弄过大部分人,剩下的一小部分人也往往被他的皮相抚平了怒火,若都不奏效,便笑嘻嘻的任人处置,反正师兄弟是不会狠心不管的。

我这个人向来多思多虑,所以只能沉迷傻白甜,但凡深沉一点的文字都能让我想到很多。比如默读。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关于警察叔叔和隐形犯罪分子的故事。更是作者对犯罪和犯罪心理的思考。
作为一个法学生,我一直在思考公检法之于普通老百姓到底是什么,我们之所以会发明出这种国家机器,发明出种种暴力机构,发明出种种规矩规则法律,到底是为了什么?
答案当然有很多,但是最让我觉得莫名潸然泪下的却是p大写在文案中的这段话。
把那些艰深复杂的理论抛开,从最普通的人性诉求和人情冷暖出发,人,或者人类社会所共同追求的也不过就是如此。
罪有应得,不仅仅是为了惩罚犯罪者,更是为了抚慰伤者。
我看很多人都写了那句经典告白,但是我反而觉得,相比这本书的架构,那句话反倒没有他们的行动和心理发展来的更迷人。尤其是费渡的心理发展,他作为一个最后boss范思远的对照人物,从他的过去经历到一点点对骆闻舟卸下心防,再到一次次抽丝剥茧谋略布局,我得说,如果没有骆闻舟,恐怕费渡不仅仅会被他父亲的罪恶困扰一生,也会被他自己可能会犯下的罪孽缠身。他是离地狱最近的人,他站在地狱门口向里面张望,最开始是魔王的凶恶让他望而却步,后来是他母亲和陶然骆闻舟他们交给他的火把,让他有勇气去颠覆地狱。
骆闻舟其实算是一个很完美的英雄人物了。他有勇有谋,胆大心细,有迷茫有困惑但是心里总有一杆别人压不塌的秤,一头是真相,一头是正义。我就是喜欢这种表面流氓其实内心伟光正的角色。
当然,骆闻舟绝不是简单的伟光正,他有情绪,有反抗,有错误,有年少轻狂也有停滞不前。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最终照亮费渡的那一抹鲜活明亮。
我也很喜欢陆嘉。那个给费总干活的胖子。整本书我的泪点一是他,二是费渡的母亲试图保护他试图反抗的部分。陆嘉其实也是在反抗。刚开始是跟命运的不公,他想找出真凶,他想找寻到命运的公道。最后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成了另外一个新的存在。我觉得他和周怀瑾很有cp感,也许会尝试写一下同人。

最后,祝天下罪恶终无从遁形,祝追求正义与公平的人,无论是警察,法官还是你和我,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幸福。

一个脑洞#sherlock和eurus的互动

#

想让Sherlock和Eurus兄妹俩一起多玩一玩的脑洞#

“It is coming, john, the East Wind. ”我的室友双手合十抵在下巴上冲我眨眼。
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毛线,起身去泡茶。
罗莎昨天说她也想要妈妈亲手织的围巾,小可爱眨着和她妈妈一样形状的眼睛楚楚可怜。
……我早该知道的。那个表情我见过!在Sherlock脸上!
愤愤不平的把茶包扔到茶壶里,溅起的热水烫到手背,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妈的,我身边就不能有几个正常人吗?
“哦,Sherlock,我的哥夫好像很不开心?”
我回头,看到了Sherlock的东风。
“嗨,Eurus,”我很镇定,很好。“我不是你的哥夫。”
“哦得了,每次都是爸爸去泡茶的。不是吗Sherlock?”她回头看了一眼Sherlock,我猜她肯定给他抛了个媚眼之类的,就好像要补偿之前没有被好好使用过的面部肌肉一样。
我听不到Sherlock的回复,不过想来他也不会说什么好话。
Eurus离开厨房,去找她哥哥不知道玩什么了。说实在的,认识福尔摩斯家的三个孩子之后不禁让人感叹,只生一个是正确的选择,尤其是智商这么高的孩子。一个操控政府,一个操控人心,看来Sherlock的确是最成熟也许也是最笨的那一个。咨询罪犯为什么不是他们家的,不然他们几个就可以统治世界了。

伺候小公主和小王子(是的,感觉我站在他俩中间简直就是操心的保姆)喝完茶,Eurus对我的毛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着毛线在她手上迅速的被编织起来,我忍不住怀疑之前我的笨手笨脚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哦,福尔摩斯家的孩子总是天赋异禀。
“谢谢。”Eurus头也不抬的说。
“……sorry?”
“你在夸我,我能感觉的到。”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当她重新看向手里的围巾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看着毛线的时候眼睛里有一种冷漠的好奇。
我突然有一个问题想问她。
“你可以尽管问她。”这次是Sherlock。
被别人看穿心思是很让人恼火的事,但是我已经习惯了。
“Er……”我犹豫了一下,我有很多想问的问题,但是最要紧的那一个听上去有点傻。两双相似的眼眸盯着我,我有点紧张。
“你还想听Sherlock尖叫吗?”

存脑洞x名字征集x法官王和法学生唐昊的故事x

法官王杰希x法学生唐昊
有私设年龄差#

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唐昊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办公室。
小伙子跟在方士谦后边进来,后脑勺倔强撅起来一撮儿毛,随着人动作晃动。看的王杰希手有点痒,直想揉一把好给他顺顺毛。
方士谦把人带到交付给王杰希,说是之前说的亲戚家孩子,学法的来实习。
王杰希一口答应,借着表达慈爱的机会揉了两把人脑袋。
有点扎手。
王杰希微笑,还是个愣头小子呢。

唐昊最开始是不服王杰希的。
也不是不服,反正他对基层法院有质疑。他想去看那些真正的大案子,以后说出去经历能当成内部人员的那种震惊全国的案子。
他也不想在民事庭,哪个学法的男生心里没有个惩恶扬善的刑事梦,所以他总觉得民事low。
虽然王杰希让他干啥他就干啥,但是心里总憋着劲儿,别人跟他打招呼也提不起什么精神回应,客套的微笑几下就继续沉默。

恋爱三十题(2)修改重发

3 玩游戏/看电影
(不写玩游戏,只写看电影)
        按理来讲,像沙书记和李书记这种大忙人,应该是没有什么时间去看电影的。
        不过鲁迅先生说过,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挤,总会有的。
        所以在处理完公务之后,沙瑞金还是拉着李达康去电影院一日游了。
        虽然李书记嘴里一直咕哝着他有工作没做完,但是领导都命令他作陪了,不去太不好了。
        到电影院随便挑了个片子,沙瑞金还点了爆米花和可乐,理由是只有这样才像在看电影,期间还给李达康科普了一下电影院文化。絮叨的让李达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这可真是个婆婆嘴。”李书记把爆米花往人怀里一塞,“赶紧堵上。”
        沙书记乐呵呵接过爆米花,拿起一个先塞自己家不高兴嘴里。不高兴嚼了嚼表示这么腻实在太需要控制血糖了,然后伸手自己拿了一个。
        沙书记看的直乐,伸手帮人擦擦嘴角,电影开始了。
        沙书记刚开始还能听到身边人时不时小声的吐槽和咀嚼声,后来就只能听到电影和别人嘈杂的声音。偏头一看,果然是睡着了。
        沙瑞金无奈的摇摇头,伸手把人脑袋扳到自己肩膀上,悄悄握住人手。
        睡吧,睡吧。本来也没想看什么,就是想找个地方独处而已。
        沙书记低头亲亲李书记额头。
        不高兴还是睡觉的时候可爱。
4 约会
两个人忙到脚打后脑勺,哪有什么时间约会。
只能在省委常委会议的间隙盯着对方看一看。
沙书记觉得李书记每次都比上次看着更瘦弱,看他的眼神带着凛然正气可是还是勾的他心尖儿颤巍巍的全是他。
李书记觉得沙书记每次都比上次看着更憔悴,看他的眼神明明公事公办可是还是让他觉得带着小钩子想起在床上的时候。

围观群众:大哥,你俩别看了,这会我们自己开!求不(给结婚人士)喂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