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珂

腐宅大三党。看心情更段子和文。
常吃安利味道好
拒绝d5魔道。请喜欢这些的小朋友离我远点,免得您自己对号入座。

【平昊】【全国二卷高考作文梗】还有你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有人曾经问过孙哲平一个问题。

那是孙哲平手伤还没退役的时候,某一天训练完,所有人都离开了训练室,孙哲平习惯性的留在最后检查机房,走到角落里却发现居然有人还没离开。他安静的坐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看见孙哲平过来抬眼看了一眼,皱起眉头,眼角眉梢都是少年特有的戾气。
他开口,“害怕吗?”
孙哲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在问退役的事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坦然承认,“怕。”抬头看见人不敢置信的目光,抬手揉了把他脑袋上的毛刺儿,“怕也得上啊。大不了退役养好了再回来呗。”
小伙子依然皱着眉,眉眼缓和了些,点了点头。看的孙哲平直乐,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我走了还有你们呢,记得要削翻叶秋。”
一语成谶。

孙哲平对着窗户外边北京城的万家灯火点上根儿烟,身后电脑晃着荧荧的光,突然想起那个下午。想起少年脑袋上倔强的毛刺儿和傍晚昏黄里浮动的灰尘,还有主机机箱轰隆隆的声响,仿佛每个细节都被放大了千百倍还加上了圣光。
操,他低咒一声喷出烟雾吓得旁边不知哪儿来的无辜蚊子撞到了玻璃上,孙哲平抬手一按让它变成一个点儿,心里有点堵得慌。
倒不是因为退役,反正都退下来了,遗憾是有,日子也得过。那个小伙去了呼啸独挑大梁,张佳乐也转会去霸图了,说白了都得走自己的路,哪怕再多人瞎逼逼和那帮人也没关系。
就是不知道那个小伙子咋样了,能不能干翻叶秋。孙哲平是不信媒体那一套“叶秋一蹶不振”的屁话的。叶秋要是真那么容易就走了,他也别混了。脑子里开始脑补那个流氓和花花绿绿的散人对战的场面,想了想叹了口气,小年轻还是欠练。
烟快燃尽了,孙哲平回过神来狠吸一口,回手按灭烟头。
燃烧的红点在烟灰缸里被蹂躏的闪动了两下,终究暗下去熄了。

唐昊漫不经心的翻着战队成绩,眉头皱着,一如当年那个望着自己队长的小年轻。不过眉间的戾气消散了些,取而代之的是思考。
他在想孙哲平。
唐昊喜欢孙哲平。
唐昊进百花就是为了离孙哲平更近一点儿,在唐昊的中二时期,孙哲平和落花狼籍那种大开大阖的风格简直就是男人的代名词。所以他的流氓也走不起来猥琐流,脑子里总是那个男人一往直前的背影,自然也就想不起躲闪,只好跟着那个背影一直向前。
唐昊放开手上的成绩表,把自己摔在宿舍的床上,想着孙哲平,抱着被子拱了拱。冒出个脑袋看着列表里孙哲平的名字。半晌还是松开手机关了灯。
……等到干 翻叶修再说吧。约定好了的。

第十赛季结束,黑马兴欣得了冠军,有人欢喜有人愁的时候,又传来世界荣耀邀请赛的消息。洋洋洒洒14个人奔赴苏黎世为国争光。
职业选手们走之前在北京约了一波送行宴,孙哲平也去了。
一进门就看见了唐昊愣生生的坐门边看着他。当年的毛刺儿长了成了碎发,被战队造型师收拾的挺好看,只有耳边支愣起的几根呆毛还能让人想到当年。眉头倒不是皱的了,眼睛微微眯着,带着点儿迷茫的看向他,孙哲平脑子里轰的一下子,耳畔全都是自己的心跳声。
孙哲平暗暗叹口气,到底栽了。

唐昊其实是醉了。他喝了杯啤的,本来没啥事儿,又跟人凑热闹喝了点红的,哪成想就醉了。
他醉了倒是不闹事儿,就乖乖的坐在一边儿发愣,谁也不搭理,大家本来都诧异怎么了,还是王杰希盯着他看了半天说是不是醉了。
唐昊倒是听到了这句,懵懵的点点头,耳边就响起了一声笑。
“唐昊,长本事了?都会喝多了?”
唐昊心尖儿一抖,胸口那头鹿激灵了一下站起来就往他嗓子眼冲,转头看见人笑脸瘪瘪嘴不说话。
混蛋玩意儿,整天就知道逗我,再逗我我该撑不住表白了!

后来唐昊在床上的时候翻旧账告状,说孙哲平只管撩不管治,让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孙哲平气笑了,胯  下冲着人敏感点重重一顶,唐昊尖叫一声眼泪就下来了。孙哲平凑过去舔掉人眼泪,操  到人射  不出来,给人清洗的时候才告诉他其实那会儿他也被他撩到了。
那会儿唐昊已经睡着了。
孙哲平表示听不到不是他的错。无辜.jpg

不过送行的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就是唐昊盯着孙哲平傻笑了一晚上,孙哲平走之前偷亲了一口唐昊。
毕竟唐昊是要比赛的人。
既然面对了心动了亲吻了,还怕什么呢?
来日方长。

唐昊上飞机的时候给孙哲平发了条短信。
大概是老子喜欢你虽然我干不过叶修但是我觉得我能打过那帮外国佬,等扬我国威实现了中国梦之后回来就跟你表白。
孙哲平看到之后,手抖着给人打了个电话。
关机了。
后来孙哲平怎么打都是关机,气的孙哲平牙痒痒。知道这小子肯定逃避现实逃避责任撩了人就跑了。
呵,傻小子,你跑得了吗。
于是在世界邀请赛开始的第四天,孙哲平踏上了去苏黎世的飞机。虽然孙哲平想着唐昊看着外面跟棉花糖似的云彩气的想用云彩磨牙。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国家队赢了,大家疯了一宿回到各自房间,唐昊又喝多了,虽然没上次那么晕,但是还是有点迷糊。
借着酒劲儿开机给孙哲平打电话,半天没人接。
唐昊顺着墙角坐在宾馆走廊的地毯上,盯着手机又打了一个。
还是没人接。
唐昊“哇”一声就嚎出来了。
撕心裂肺惊心动魄魔音贯耳。
吓得大家赶紧跑出来瞅瞅小伙子到底咋了,结果刚出门就听见声音停了。定睛一看,唐昊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孙哲平。
唐昊眼睛睁得大大的挂着泪珠,一脸小媳妇儿模样,被人用嘴堵住了哭声。
众人恍然,赶紧回房关门落锁表示态度,方锐还扔了盒酒店提供的卫生用品给他俩。
唐昊是真傻了,本来喝了酒脑子就不清醒,被这么一吓就只会跟着人的节奏被人吃干抹净了。
孙哲平放开他,抬手给人擦擦嘴角多出来的唾液,伸手在人眼前晃晃。
唐昊回过神来,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搂着人脖子就又亲上去了。
后面的事情顺理成章,方锐给的那盒东西没白给。
两人在晨光中相拥醒来,慵懒到不想起床。
冠军,爱人,床。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

后来唐昊又问过孙哲平这个问题。
孙哲平刚开始没说话,亲了亲他的鬓角,最终还是败给了唐昊的执拗。
“不是还有你吗。”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