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珂

腐宅大三党。看心情更段子和文。
常吃安利味道好

存脑洞x名字征集x法官王和法学生唐昊的故事x

法官王杰希x法学生唐昊
有私设年龄差#

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唐昊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办公室。
小伙子跟在方士谦后边进来,后脑勺倔强撅起来一撮儿毛,随着人动作晃动。看的王杰希手有点痒,直想揉一把好给他顺顺毛。
方士谦把人带到交付给王杰希,说是之前说的亲戚家孩子,学法的来实习。
王杰希一口答应,借着表达慈爱的机会揉了两把人脑袋。
有点扎手。
王杰希微笑,还是个愣头小子呢。

唐昊最开始是不服王杰希的。
也不是不服,反正他对基层法院有质疑。他想去看那些真正的大案子,以后说出去经历能当成内部人员的那种震惊全国的案子。
他也不想在民事庭,哪个学法的男生心里没有个惩恶扬善的刑事梦,所以他总觉得民事low。
虽然王杰希让他干啥他就干啥,但是心里总憋着劲儿,别人跟他打招呼也提不起什么精神回应,客套的微笑几下就继续沉默。

全职小段子

反差萌系列(其实只有一个)#
是粉不是黑#
可能ooc#
唐周双直#
在漫展勾搭伪娘勾搭到熟人#

唐昊心中其实住着一个小公举。
他有满满一柜子各种粉红的小裙子配件还有化妆品,qq小号无论从厘米秀到头像挂件还是空间背景都是少女风,微博小号关注的都是各种萌物萝莉。
虽然内心少女风,可惜他长了一张怎么看都爷们儿的人腿软的脸,每次自己悄悄扮lo都违和感满满,只能穿上猫耳丝袜拍两张可爱的小腿满足自己卖萌的欲望。每次出基佬装外景的时候总是试图邀请各种萌萌的小男生帮他试衣服,可惜最后没有一个人能穿上他巨大的尺码。
直到他遇见了周泽楷。
说来也巧,他去上海出差拍广告,结果在地铁上一眼就看到了一个180的萝莉妹子,精致但是厚重的妆容和估计是因为美瞳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无法阻止唐昊认出这其实是个男人……好像还有点面善。
内心涌动的冲动让他选择跟踪这个180下了地铁,发现果然是去参加漫展的。
漫展上还有荣耀的摊位,他一边用余光观察正在和人会合的180,一边托着下巴对着自己唐三打的手办犯花痴。
嗯,唐三打果然和哥一样帅的人腿软。唐昊半是骄傲半是遗憾的想。
整整一个下午,唐昊都像一个跟踪狂一样觊觎180。180虽然穿着女装,但是行为举止没有一点女态,在开门或者其他什么事情上,他会很自然的让那些妹子先走,也会主动承担重物。
总之应该是个很棒的青酱(云南话的小伙子,我是百度的。如有错漏……百度背锅!)。
所以等到180准备走的时候,唐昊过去拍了他一下,笑眯眯要求合照。
180愣了一下,迟疑的答应了。
镜头里的萝莉更有一种雌雄莫辨的美。唐昊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向人说明来意,表示自己有一堆棒棒的小裙子和配件,本来是自己穿的但是实在不合适所以想找个适合的180同好装扮同好。
“你在南京,平时方便吗?”
180开口唐昊也愣了一下,他觉得这声音真他妈耳熟。反应过来之后,他咬住下嘴唇瞪大眼睛控制自己不把那个名字说出来,毕竟旁边刚过去两个捧着一枪穿云手办盒子叽叽喳喳的妹子。
唐昊内心是崩溃的,怪不得他跟了他一天都没听他开口说什么,尼玛联盟第一脸媒体口中的荣耀第一人新生代媒体噩梦枪王大大周泽楷怎么是那个可爱的萝莉啊?!?!

周泽楷看着人崩溃的表情,紧张的抿抿嘴唇,示意身边的小伙伴先走,把人拉到一边伸手在人眼前晃晃,“嘿。”
“周泽楷?”唐昊小小声的确认,内心期盼着其实他们只是声音有点像。
“嗯。”
唐昊的记忆在此终结了。

勾搭lo爷结果勾搭到了对手的队长什么的,妈的化妆术果然是邪术好吗!明明大工程都没干就画了个眼线戴了个睫毛搞了点修容修了点眉毛……怎么就认不出来呢!
唐哥的心,碎了一地。
他逃离了那里。
反正也不用要联系方式了,让他先消化一下。

周泽楷黑着脸回到战队把电脑打开,在职业选手群里找到唐昊之后就开始用各种表情包刷屏。
话还没说完就跑了?是不是个爷们儿!

等到后来唐昊跟打扮芭比娃娃似的给周泽楷穿衣服化妆配饰品的时候,看着可爱的枪王大大,唐昊的小心脏又补上了。
但是现在,唐昊和周泽楷的小心脏应该都是碎的。
那就让他们先碎一会儿,反正唐昊的会因为可爱的枪王大大补上,枪王大大的会因为唐昊的邀请补上。
嗯,枪王大大表示其实唐昊lo也很好看。
至于后来?
他们两个因为扮lo勾搭到了女朋友什么的就不说了吧。
总之就是唐昊周泽楷和小裙子一直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直到他们老去也依然幸福。

—————————————————————————————
嗯……就是突如其来的脑洞。
估计也不会继续写了,就是想看看他们穿小裙子的样子。
喜欢粉红色,喜欢小裙子,也不代表他们就不爷们儿了。
大概就是想传达这种想法吧。
希望各位读者老爷们喜欢~不喜欢的请多指教,但是不要乱喷哦。

【平昊】【全国二卷高考作文梗】还有你

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有人曾经问过孙哲平一个问题。

那是孙哲平手伤还没退役的时候,某一天训练完,所有人都离开了训练室,孙哲平习惯性的留在最后检查机房,走到角落里却发现居然有人还没离开。他安静的坐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看见孙哲平过来抬眼看了一眼,皱起眉头,眼角眉梢都是少年特有的戾气。
他开口,“害怕吗?”
孙哲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在问退役的事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坦然承认,“怕。”抬头看见人不敢置信的目光,抬手揉了把他脑袋上的毛刺儿,“怕也得上啊。大不了退役养好了再回来呗。”
小伙子依然皱着眉,眉眼缓和了些,点了点头。看的孙哲平直乐,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我走了还有你们呢,记得要削翻叶秋。”
一语成谶。

孙哲平对着窗户外边北京城的万家灯火点上根儿烟,身后电脑晃着荧荧的光,突然想起那个下午。想起少年脑袋上倔强的毛刺儿和傍晚昏黄里浮动的灰尘,还有主机机箱轰隆隆的声响,仿佛每个细节都被放大了千百倍还加上了圣光。
操,他低咒一声喷出烟雾吓得旁边不知哪儿来的无辜蚊子撞到了玻璃上,孙哲平抬手一按让它变成一个点儿,心里有点堵得慌。
倒不是因为退役,反正都退下来了,遗憾是有,日子也得过。那个小伙去了呼啸独挑大梁,张佳乐也转会去霸图了,说白了都得走自己的路,哪怕再多人瞎逼逼和那帮人也没关系。
就是不知道那个小伙子咋样了,能不能干翻叶秋。孙哲平是不信媒体那一套“叶秋一蹶不振”的屁话的。叶秋要是真那么容易就走了,他也别混了。脑子里开始脑补那个流氓和花花绿绿的散人对战的场面,想了想叹了口气,小年轻还是欠练。
烟快燃尽了,孙哲平回过神来狠吸一口,回手按灭烟头。
燃烧的红点在烟灰缸里被蹂躏的闪动了两下,终究暗下去熄了。

唐昊漫不经心的翻着战队成绩,眉头皱着,一如当年那个望着自己队长的小年轻。不过眉间的戾气消散了些,取而代之的是思考。
他在想孙哲平。
唐昊喜欢孙哲平。
唐昊进百花就是为了离孙哲平更近一点儿,在唐昊的中二时期,孙哲平和落花狼籍那种大开大阖的风格简直就是男人的代名词。所以他的流氓也走不起来猥琐流,脑子里总是那个男人一往直前的背影,自然也就想不起躲闪,只好跟着那个背影一直向前。
唐昊放开手上的成绩表,把自己摔在宿舍的床上,想着孙哲平,抱着被子拱了拱。冒出个脑袋看着列表里孙哲平的名字。半晌还是松开手机关了灯。
……等到干 翻叶修再说吧。约定好了的。

第十赛季结束,黑马兴欣得了冠军,有人欢喜有人愁的时候,又传来世界荣耀邀请赛的消息。洋洋洒洒14个人奔赴苏黎世为国争光。
职业选手们走之前在北京约了一波送行宴,孙哲平也去了。
一进门就看见了唐昊愣生生的坐门边看着他。当年的毛刺儿长了成了碎发,被战队造型师收拾的挺好看,只有耳边支愣起的几根呆毛还能让人想到当年。眉头倒不是皱的了,眼睛微微眯着,带着点儿迷茫的看向他,孙哲平脑子里轰的一下子,耳畔全都是自己的心跳声。
孙哲平暗暗叹口气,到底栽了。

唐昊其实是醉了。他喝了杯啤的,本来没啥事儿,又跟人凑热闹喝了点红的,哪成想就醉了。
他醉了倒是不闹事儿,就乖乖的坐在一边儿发愣,谁也不搭理,大家本来都诧异怎么了,还是王杰希盯着他看了半天说是不是醉了。
唐昊倒是听到了这句,懵懵的点点头,耳边就响起了一声笑。
“唐昊,长本事了?都会喝多了?”
唐昊心尖儿一抖,胸口那头鹿激灵了一下站起来就往他嗓子眼冲,转头看见人笑脸瘪瘪嘴不说话。
混蛋玩意儿,整天就知道逗我,再逗我我该撑不住表白了!

后来唐昊在床上的时候翻旧账告状,说孙哲平只管撩不管治,让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孙哲平气笑了,胯  下冲着人敏感点重重一顶,唐昊尖叫一声眼泪就下来了。孙哲平凑过去舔掉人眼泪,操  到人射  不出来,给人清洗的时候才告诉他其实那会儿他也被他撩到了。
那会儿唐昊已经睡着了。
孙哲平表示听不到不是他的错。无辜.jpg

不过送行的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就是唐昊盯着孙哲平傻笑了一晚上,孙哲平走之前偷亲了一口唐昊。
毕竟唐昊是要比赛的人。
既然面对了心动了亲吻了,还怕什么呢?
来日方长。

唐昊上飞机的时候给孙哲平发了条短信。
大概是老子喜欢你虽然我干不过叶修但是我觉得我能打过那帮外国佬,等扬我国威实现了中国梦之后回来就跟你表白。
孙哲平看到之后,手抖着给人打了个电话。
关机了。
后来孙哲平怎么打都是关机,气的孙哲平牙痒痒。知道这小子肯定逃避现实逃避责任撩了人就跑了。
呵,傻小子,你跑得了吗。
于是在世界邀请赛开始的第四天,孙哲平踏上了去苏黎世的飞机。虽然孙哲平想着唐昊看着外面跟棉花糖似的云彩气的想用云彩磨牙。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国家队赢了,大家疯了一宿回到各自房间,唐昊又喝多了,虽然没上次那么晕,但是还是有点迷糊。
借着酒劲儿开机给孙哲平打电话,半天没人接。
唐昊顺着墙角坐在宾馆走廊的地毯上,盯着手机又打了一个。
还是没人接。
唐昊“哇”一声就嚎出来了。
撕心裂肺惊心动魄魔音贯耳。
吓得大家赶紧跑出来瞅瞅小伙子到底咋了,结果刚出门就听见声音停了。定睛一看,唐昊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孙哲平。
唐昊眼睛睁得大大的挂着泪珠,一脸小媳妇儿模样,被人用嘴堵住了哭声。
众人恍然,赶紧回房关门落锁表示态度,方锐还扔了盒酒店提供的卫生用品给他俩。
唐昊是真傻了,本来喝了酒脑子就不清醒,被这么一吓就只会跟着人的节奏被人吃干抹净了。
孙哲平放开他,抬手给人擦擦嘴角多出来的唾液,伸手在人眼前晃晃。
唐昊回过神来,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搂着人脖子就又亲上去了。
后面的事情顺理成章,方锐给的那盒东西没白给。
两人在晨光中相拥醒来,慵懒到不想起床。
冠军,爱人,床。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

后来唐昊又问过孙哲平这个问题。
孙哲平刚开始没说话,亲了亲他的鬓角,最终还是败给了唐昊的执拗。
“不是还有你吗。”

一个作死的(对我来说)脑洞

想写一个全职全体军设的哨向。
会被派到索马里也会被派到金三角,会在国防部霸气回应也会第一时间撤侨。
当荣耀变成另一种辉煌,他们会是什么模样?
……嘛……就是怕写的太正没人喜欢,或者我笔力不佳不够帅气。
所以各位!有人喜欢吗!一个也行!
第一个评论的就当你一星期绑定,这一星期点啥我写啥。不限剧组和cp(只要给人设背景给我你的萌点其他交给我)。
然后我就有动力写文啦……还是希望有人能够和我讨论剧情的嗯。

荣耀归来

短。魏楚糖。
算动漫上线的贺文吧

楚云秀私设已婚。对象魏琛。

      第十区开服。
      魏琛守着电脑屏幕,叼着烟呼唤小弟赶紧刷卡上机抢做任务,自己正卡在npc面前和其他玩家一起蹦蹦跳跳真可爱。
      放在一旁的手机振动了几下,魏琛一手握着鼠标一手接起电话,眼睛盯着屏幕试图让术士不断靠近npc。
      “魏老大,在网吧守着第十区呢?”电话那边的声音带着澡后的慵懒,“真不打算回家了?”
     魏琛嘿嘿一笑,“媳妇儿,别人不懂,你还不懂吗?是不是想我了?等我回去就好好疼你。”
     楚云秀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得了啊,别耍嘴皮子,服务器要卡死了吧?”
     魏琛瘪瘪嘴,迎风布阵总算是挤到npc旁边交上了任务,奔赴下一个任务点,“就那样呗,一群小白兔蹦蹦跳跳在荣耀大陆的青青草原上。”
     楚云秀噗嗤笑了,魏琛也跟着嘿嘿傻笑,“秀,睡吧,明个儿你不还得训练?”
     “是啊。那我睡了,你也别太疯了,也一把岁数了自己注意点!”
     “好好好。亲口,mua。”
     “晚安好梦。”
      电话挂断了,魏琛眯着眼睛蹭蹭手机,注意力回到屏幕上。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魏琛却有点想自家美女了。
       啧啧啧,温柔乡,英雄冢啊。魏琛摇摇头,但是还是没离开电脑前面。
     除了家里,荣耀就是他唯一的追求和谋生手段了,第十区开服,是个机会。
     很重要的机会。
     光标闪动,键盘轻响。术士在荣耀大陆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我是你的。

#安唐安。
#小甜饼一发完。
#……可能有点虐?
#安文逸私设崇拜张新杰,不喜勿入。

        唐昊今天和安文逸冷战了。 起因是一条说说。 挺普通的一条说说,就那种转了之后心里想的人会来找他什么什么的。唐昊看见了眼睛一亮就兴冲冲跑过去找他,以为这个没情调的终于想起自己来了,结果他看见自己半天没反应,唐昊就有些吃味,再一想自己对象心里除了自己还真有个放不下的人。
        ……妈的张新杰。
        安文逸眯了眯眼睛,“不是说睡了?” 唐昊心里暗骂,老子媳妇儿心里想着别的男人,我能睡着才有鬼,嘴上却只是推脱起夜。
        安文逸有些不耐,“赶紧睡觉。”
        唐昊听完一愣,一下就炸了,呼的站起来摔门就走,气的咬牙差点就没给人一拳,心里忿忿不平。 张新杰哪有你昊哥帅!他能满足你吗? 再一想到安文逸平时在性事上也是冷冷淡淡的,除了被自己操到高潮时又细又长的腿会盘住自己,其他就没有主动点的时候。 感觉就好像他不喜欢这事儿一样。
        唐昊越想就越生气,再想想还委屈,把自己拍床上,皱着眉头瞪着天花板生闷气,到底没撑住回去书房找他。
        安文逸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半晌开口,“早点睡,我要看书了。”
        看你妹的书!虽然书是很重要,但是有我重要吗!!
        唐昊感觉自己气的都快冒烟了,但是还是只能凶狠的瞪着人讲不出来话,下意识回到,“哦……好。”
        安文逸安慰性的拍了拍自家流氓的头,低头看书。                      

        唐昊破功了。
       “安文逸!”唐昊提高声音掩饰自己的虚张声势,“我,我吃醋了!”
         “……嗯?”安文逸有点迷茫,“怎么了?”
         “我去睡觉你居然不想我!还想让别人理你!我感觉,我感觉你要跟别人跑了……”最后一句唐昊放低声音有些低沉,安文逸听着他委屈的尾音儿心里一颤,摘了眼镜捧过人脸,直视他眼睛,“虽然我在想张新杰前辈回我,但是那只是因为我在向他请教一些问题。”
        “……我知道,我就是觉得难受。”唐昊把人一把捞进怀里把下巴埋在人肩窝,“就觉得你可能要不是我的了。”
        安文逸叹了口气,一下一下从后脖颈安抚到尾椎,像是在安慰受惊的汪星人,“那我是谁的?”
       “……我的!”唐昊有些凶狠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不许走!”
       安文逸有点不知所措,他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唐昊,明明凶狠的像只狼,眼睛里却泛着委屈的光。
       但是……好可爱……
       “乖,我是你的。没错啊。”伸手揉揉他头发,“但是,”安文逸严肃起来,“身体是你自己的啊。你得好好保护它。”
        唐昊这个时候已经什么气儿都没有了,一个劲儿的点头答应,尤其是听到他说“我是你的”,心口塞的那团棉花也没了。
        “我好想亲亲你啊。”唐昊小声的说。
        “……亲呗。”安文逸脸上泛起红晕,偏头不看他。
        唐昊表示这样的媳妇儿好看到窒息。
        于是两个人就愉快的拥吻啦。
        唐昊最后还是没能抗住困意沉沉睡去,所以没能l感受到自家奶妈难得的主动献吻。
        晚安,我的唐先生。安文逸亲了亲自家流氓的脸侧,小声呢喃。
       你也是我的呀,傻瓜。 @安文逸

林敬言的手

绝对领域#
林敬言的手#
   
        林敬言的手,简直是杀器。
        当真是骨肉均停,从手背上透出的青蓝蜿蜒到骨节的恰到好处,从指腹的柔软舒适到指甲的圆润可爱。君子如玉,如琢如磨,这双手在灯光下也泛着莹莹玉光。
        这双手在键盘上飞舞的时候,仿佛艺术。从手腕腕骨的凸起到指尖的点弹跳跃,流畅优雅,又不失力度和速度。
        但是最勾人的时候,却是在床上。
        这样一双美丽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手,游走在每一处淫靡,勾起每一分欲望,轻拢慢捻,抚摸挑逗,干净的手指被液体浸湿,被身下的人含在嘴里细细舔舐……




        光是想想老子就硬了操。
@Azeroy

唐昊的脚踝

# 唐昊的脚踝
      从恰到好处的小腿肌肉向下延展,骨骼分明的撑起一个倔强的峰顶,脚踝骨线条清晰的顶在人心尖儿上,骨肉匀称分开,就像昆仑山口带着凌厉刺向苍天的险峭,却偏偏带着一分属于青年的圆润。
      最难得是他躺在床上眼光带着三分凌厉七分水润望过来,脚趾陷入柔软床垫微微用力想要把自己固定住,踝部因为用力的缘故绷紧,明明是冷硬的弧度却偏偏悄悄晕开一抹红。
      入手温润,虽不是小巧玲珑,却自有一番风骨。只觉爱不释手,贴唇于上,肌肤的敏感又是一番风韵。
     


啊,真想上唐昊啊……

全职作家paro(恶搞向)

《拖稿高手》
嘿 朋友    你听说过“真正的拖稿”吗?

#名朋全职作家paro脑洞
#感谢可爱的大家

#毒,慎入
#拖稿,不是一个人的任务
稿,再拖十年我也不怕。

十年拖稿,一如既往

我们还有许多个不交稿的夏天。

要肩负起拖稿的未来啊!同志们!

只要是拖稿就应该全力以赴

以拖稿克编辑

不过是再拖一次罢了。

我可是专业拖稿的,你以为呢

小乔,要努力拖稿?

拖稿之火,可以撩原。

可是叶修说他还要回来,于是她决心继续坚守拖稿。(——苏沐橙)

一定要拖稿。(黄少天)

文州挺了不起的,只可惜不会拖稿。(叶修)
有时真羡慕你们这些会拖稿的疯子。(喻文州)

韩文清,却是一个从来都不知道交稿为何物的人。(——韩文清)
他所要的就是不要退后,不要停下,因为他要拖稿。(——韩文清
拖稿的坚忍却不会允许过早的放弃,林敬言依旧在坚持,在等待。

交稿不会为某个人而决定。(喻文州)

文还很长,现在只是刚开始而已。(叶修)

独来独往,残忍拖稿。(——莫凡)

与其猥琐不交,不如跳出去大肆拖稿。(叶修)

这颗拖稿的心,永远也不应该被轻视。(——张佳乐)

无论如何,我有一些必须要去拖稿的文章。(张佳乐)

“拖稿,真的有那么重要?”“是的,很重要,是超越一切的重要。”(张佳乐)

他要用他的拖稿,来捍卫他想追求的一切(于峰)

再睡一夏,赫然像是走完了万里长征一般。
所有人都领略到了他不屈的拖稿。(——孙哲平)

老将们永远不会因为一篇文章的退稿被击倒,他们已经经历过太多的成功与失败,胜利与失败,都只会被他们拿来当作继续拖稿的动力。
他们都在做着改变,唯一不变的,就是那颗拖稿的心

作家之队,拖稿之师。(叶修)

那年的落花狼藉,挥舞着重剑拖稿,是何等的霸道?

拖稿之路,是没有止境的。(王杰希)

看到了吗老林?我,拖稿总冠军!(方锐)
第十赛季,他们屹立在了荣耀之巅,他们是拖稿冠军!(兴欣)

而现在,他所拖的一切稿终于收到回复。(——叶修)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能拖稿的你。(陈果)

“该拖稿了。”“欢迎你随时再拖稿。”(叶修-陈果)

于是她不再做那个跑龙套的配角,她要接手叶修所做过的一切拖稿,在未来的日子里,像叶修那样成为兴欣的主角,直到自己独立对付编辑那天那天。(苏沐橙)

保持联系,等你拖稿。(叶修)

到最后,大家纷纷献上的,唯有拖稿。
为他们最强的对手。
为他们最好的朋友。

叶修的腰

叶修的绝对领域#
腰#

叶修的腰当真是极品。
        腰线延展,向上是纤薄的胸膛,向下连接优美的臀线,正面肉感,反面骨感,带着三分少年的圆润,却也带着七分青年的棱角分明。
        虽然总是慵懒的没个正形,站立的时候也总是东倒西歪的样子,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腰骨却总是挺直的。就好像冬天的那棵青松,虽然大雪掩盖了它的枝叶,依然有着不可磨灭的风骨。活生生的让人心里一颤。
        如果能有机会一路亲上去是再好不过的了,虽然有些松懈却白皙的皮肤,包裹着软软的脂肪和肌肉。唇舌随着线条滑动,留下一路的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