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珂

腐宅大三党。看心情更段子和文。
常吃安利味道好

Moss Champion【哨向SD】【二】

文/颜珂
Sam Dean非兄弟#
可能某些互动有j2影子#
有私设

文名来源:Moss campion,中文名无茎蝇子草。是一种分布在苔原地区的的多年生草本被子植物,死亡的叶子可以坚持数年。
文名直译是苔藓中的冠军,算是映射一下虽然是小人物但是一直坚持拯救世界的温家双煞吧。
私设:哨兵向导都有各自的家族,但是同家族的哨兵向导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Sam睁开眼睛陡然坐直,吓了在一边削木头的Dean一跳。

“嘿老兄,慢点,我可救了你,你差点就要布 克里斯埃文斯 的后尘变成一条老冰棍了。”

Sam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五感处在最舒服的调值,他转头看向声源,对上了一双碧绿的眼睛。

那双眼睛美的惊人。浓密的睫毛恰到好处的镶在绿宝石一样的眸子周围,形状又大又圆,此时带着一点担心正盯着他看,他眨眼的时候睫毛就跟着上下翻飞,Sam忍不住怀疑如果凑的足够近会不会感觉到风。

“Dean,第二边防军前沿哨所。”眼睛的主人并没有报出自己的军衔和姓,“算是被流放到这儿的。”

Sam躺在温暖的床上,鼻端又萦绕着之前闻到的香气。更淡,但是也更温和。

该死的,他想,这味道好闻的要命。

“嗨,老兄,我在跟你说话呢。”Dean伸手在人眼前晃了晃,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被冻傻了。

“SamWincherst上校,第四特勤中队。”Sam回过神来报上家门,有点不好意思,“我…”

他本来想说自己是过来找他的,但是话到嘴边他突然鬼使神差的改口了。

“我…我迷路了…”谎言出现的一瞬间Sam有些慌乱,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我有个侦查任务需要来这边完成,结果任务完成回去的时候遇到暴风雪,补给都丢失了。”

所谓最被难以揭穿的谎言就是真假参半的谎言,不知道出来找因为过于狂放不羁所以被流放的未结合向导算不算侦查任务。

“秘密任务?”Dean想了想,“最近边境的确有些奇怪的事,我怀疑是向导贩卖组织的活动。”

“是的。我就是来调查这个的。”Sam默默长出一口气。

“可是我前天才报告上去,”Dean眯起眼睛有些怀疑,手不着痕迹的背到背后准备拔枪,尽管这个人他还算熟悉,但是他还是不能无视那些疑点,“你动作真快,huh?”

“正好我在附近,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Sam努力给Dean一个真诚的眼神,嘴唇微微抿着带点紧张,这是Sam最拿手的“Puppy Eyes”。

Dean盯着那双形状优美而且湿润的眼睛,被里面的诚恳略微打消了疑虑,至少特勤中队的人应该不会出现逃兵和叛徒,更别提他还是一个Wincherst。

“好吧,我要继续去巡查,你是再暖一会儿还是跟我一起去?”Dean挎上枪,“对了老兄,你最好让你的精神向导回去,它已经开始……骚扰Jay了。”

Sam有些迷惑,等他看到自己的Jen正不停的用一种诡异的热情磨蹭嗅闻着一只黑灰色的森林狼的时候,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Jen!停下!”

浑身雪白的北极熊停止了对森林狼的动作,不满的冲Sam秀出牙床,恋恋不舍的躲过Jen忍无可忍的锋利牙齿舔了一口Jay的皮毛,消失在空气里。

“Jay,你也回去吧。”Dean拍拍它的头,Jay不满的瞪了Sam一眼,也跟着消失了。

Sam有些尴尬,忍不住轻咳一声掩饰不自在,“我跟你一起去。顺便看看你发现的问题的地方。对了,我还需要跟上级汇报一下我到了,你这儿有没有什么通讯工具?”

Dean指指屋子角落的无线电发报机,“那儿,你应该知道通讯码。”

“介意等我发完吗?”Sam问。

Dean耸了耸肩扁扁嘴,“你随意。尽快。”

Sam顶着Dean鹰一般审视的眼镜坐下,不着痕迹的切换频道发给castial,让他帮忙跟上级申请执行这趟任务。

Sam敲下最后一个字母,Dean的视线终于变得温和了一些,他虽然看不清具体内容,但是偶然看到的组合排列的的确确是军方内部专用的密码,只有特殊人员才会使用,比如特种部队和某些秘密侦查任务。而Dean属于…特殊人员中的特殊人员。

Dean终于排除了Sam的嫌疑,他冲他咧开一个“兄弟专用”的微笑,“我们走。”

Sam察觉到了他态度的转变,默默松了一口气,裹上Dean借给他的毛皮大衣——他正努力假装那不是北极熊的皮——跟着出了门。

天已经亮了起来,太阳却始终隐没在地平线下,地上的雪泛着美丽却危险的光,Sam正想着自己忘了带墨镜,犹豫着要不要把视力调到最低,Dean就冲他投射了精神触须并且费劲的塞了他一副墨镜。

Sam接受了触须的调节,Dean不愧是在数据库中与他相容度最高的向导,手法和力道都是让人惊讶的合适。

Dean也惊诧于两人的默契和相容度,不过他一向没心没肺,不过就是捡了个似乎跟自己相容度不错的哨兵嘛,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而且这可是SamWincherst。

“Dean,你在哪个家族?”Sam开口问,“我还不知道你的姓。”

“Wincherst,DeanWincherst。”Dean看似费力实则轻巧的跳过一个雪坑,“跟你一样。”

“嘿!那我们是兄弟!我小时候一定见过你!”

Dean撇了撇嘴,抬手拦住Sam让他不要踩到坑,“何止是见过。”我还叫过你Sammygirl。

不过这种事情就不要告诉他了,免得破坏好哥哥的形象。

“真的吗!”Sam快走上几步跟Dean并肩,顺势拽住人袖口免得自己在陌生的地方掉坑,“可是我怎么没印象……哦对了!”Sam眼前突然闪过一个又高又大的身影,“你跟我是一个导师!你是Dean哥哥!”

“是的没错,John还好吗?”Dean很难不去注意那只明明比自己还大却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拽着自己袖子的手,他本来应该甩开的,但是阴差阳错的他并不想这么做。

Sam有些遗憾,“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听说他已经退休了,我是他带的最后一个。”

Sam转头看向身边人的侧脸,他大半张脸都被帽子挡着,又卷又翘睫毛却倔强的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Dean呼出的气体有的凝结在上面变成了冰霜,在睫毛上随着他的呼吸和动作微微颤动着。Sam心里一动,恍惚间忍不住抬手想去扒拉一下看看那究竟是睫毛还是冰雪女王的王冠。

Dean听他没声音,转头想看看情况,却正好对上他抬起的手和目光。

Dean被那目光的热度烫了一下,忍不住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却不知道这一眼在Sam眼中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反倒带着三分可爱,更像是…娇嗔。

“Bitch。”Dean 开口,并不愤怒但是带着不满,“该死的,我不是娘们。你才是那个一头长发出门前磨磨唧唧的人!”

“可是你是个哨兵,Jerk。”Sam不甘示弱,“向导天生就是为了勾引哨兵的。”

两个人互不相让的瞪了一眼彼此,却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该死的,幸好这里没有其他人。”Sam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摔在雪地里,“不然我们可能都要被控诉歧视了。”

Dean笑着翻了个白眼,结果没看路差点踩到Rudolf的爪子,“那也是你的罪名更重!我顶多被塔长教育。”

“Jody Mills?”Sam夸张的问,“哦我的天,那可真是……我还不如去坐牢,上次我进塔找她的时候忘了喊报告,”Sam学着那位和蔼的女性向导一脸不满的样子,“她就像这样,‘SamWincherst,礼貌!’我的意思是,她是个好人,但是她有的时候有点太过于大惊小怪。”

两人又爆发出一阵笑声,不知道方圆几里的北极熊和海豹会不会被吓到。

总是会被差点踩到爪子Rudolf一直带着军犬专用的护目镜,不过这会儿它突然觉得有点闪。它努力想要躲开这两个莫名其妙荼毒生物耳膜和可怜的脚的人类,可惜脖子上的绳子限制了它的行动。

可怜的Rudolf,它还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Moss Champion【哨向SD】

文/颜珂

Sam Dean非兄弟#

可能某些互动有j2影子#

文名来源:Moss campion,中文名无茎蝇子草。是一种分布在苔原地区的的多年生草本被子植物,死亡的叶子可以坚持数年。

文名直译是苔藓中的冠军,算是映射一下虽然是小人物但是一直坚持拯救世界的温家双煞吧。

私设:哨兵向导都有各自的家族,但是同家族的哨兵向导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1.

Dean醒了。

他推开一巴掌把他打醒的Jay,起身套上皮毛外套,踏上靴子,拿上手电筒检查了一下电量,背上枪牵上Rudolf,深吸一口气推开门。

天还没完全亮起来,虽然天边已经泛白,但是蓝黑色澄澈的天空上群星依然闪烁。

Jay在身后不满的喷了喷鼻子,Dean停下脚步回头跟它对上眼神。一人一狼大眼瞪小眼在精神领域进行了十分激烈的交流,Rudolf偏头看了看Dean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停下。

最终赢了的人是Dean,Jay冷哼一声跟上,Dean满意的拍拍自家精神向导的脖子,迈开腿进行例行的巡视。

自打被流放到这儿,每天他都要沿着边境线走上一圈。其实对于他的职责来讲,他没必要走这么远,在恰当的位置用精神力扫一扫就好,没准还要更精确。

他只是寂寞而已。

边境线有一半在多年冻土上,每年有大半时间只有冰雪陪伴,对于一个喜欢美人和美酒的人来讲,如果没有什么消遣恐怕他会疯掉的。

他学会了如何捕猎,如何采集燃料如何在冰洞中垂钓,如何和北极熊和北极狼相安无事,甚至在缺少食物的日子还会有熊拜访他的木屋。

对于Dean来讲,这片荒原就是他的王国。

是他守护的一切。

2.

Sam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眼前是茫茫雪原,表面泛着微弱的星光,所有的声音都已经被疏松柔软的雪花吸收,除了可以被当做白噪音的风声和雪粒摩擦的声音,四周一片死寂。他已经冻僵了,四肢无力,体温也在渐渐丧失,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死在这里。

Sam拖动着沉重的身体在雪地里划出徒劳无功的痕迹,开始后悔自己听了塔长的话出来独自寻找他的向导。

该死的,这种破地方怎么会有符合他想象的向导,他会是什么样子?裹成一头棕熊吗?

尽管精神向导是北极熊但是显然缺少极地生存能力的Sam Wincherst完全没有意识到棕熊不会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突然他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味道。

像是沾满了冰雪的松叶点燃的气味,有些不属于这里却十分熟悉的青草香气,混杂着某种介于情欲与醒神之间的松香味道,让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这就是那个向导的味道就好了。Sam晕晕乎乎的想,他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停住了脚步,渐渐倒了下去。

他晕过去了。

Rudolf突然停住脚步冲着面前的空气狂吠。Dean意识到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他小跑着冲向前,做好战斗准备直接给前方来了一个精神冲击。
有个影子晃了一下,倒了下去。
Dean走到跟前,借着手电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个人。他戒备的翻了翻人身上的口袋和衣领,从他领口的装饰发现是自己人。而且是一个他认识的人。
SamWincherst,他们军区最好的哨兵,他们来自同一个家族。

(星猫)(脑洞)(哨向)(尾杰尾)

哨向#
私设摩羯星人向导可生子#
不喜勿喷#

“你能不能行啊我说,”紫发少年抱着胳膊看着几乎从来不睁眼的羊角少年,目光落在他弧度优美的鱼尾上。

阿杰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手上动作不停,“这种程度的密码我从3岁就能熟练解开。”

“而且我行不行,你不是试过吗?”

大尾翻了个白眼,“那是我喝多了,你能不能别老拿它说事儿。”

“对不起,摩羯族人只尊重事实。”阿杰敲下回车,“好了。”

大尾站直,看着自己的向导打开那扇看似坚不可摧的门,不由得有点自豪。

嗯,小子还不赖嘛。

“别傻站着,速度。”话是这么说,阿杰嘴角却勾起了弧度,“你该相信你的眼光。”

“好好好,我老婆最棒了。”大尾懒洋洋毫无诚意的说,走过人身边推门,顺势回头亲了人一口,“你说你什么时候能给我生个孩子啊。上次我不是都she进繁育囊了嘛……”

“大尾阿杰!!专注任务!不许秀恩爱!不然扣你俩行动分!!”在耳机里监控行动的欧应万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星猫不在你欲求不满了。”

“死!毒!舌!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