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珂

腐宅大三党。看心情更段子和文。
常吃安利味道好
拒绝d5魔道。请喜欢这些的小朋友离我远点,免得您自己对号入座。

J2 段子体【灵魂伴侣】【架空】【四】

【在这个世界中,J2在一起了!然后Gen和Dan是一对!我就是想皮一下!】

【Jared一直都没有女朋友!】

【ooc不要打我!】

【通篇cp滤镜和合理或非合理猜测还有各种推动情节的ooc,不要认真!!!】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就是想发糖。以后可能会写一段专门他俩吵架剧情的文吧】

21.

两个人当然不是完全没有吵过架,最开始磨合的时候,他们也有过很激烈的争吵。

具体原因已经不可考,大概只是一点小事。

然而那次是Jensen最清晰的意识到两个人之间不同的一次。

毕竟再活的像一个人,他们两个也是独立的个体。

22.

两个人当时的处境很尴尬,然而马上就要拍下一场戏。最后他们还是努力正常工作。但是两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据不小心目击到这场争吵的人讲述。那是Jensen和Jared在片场的时候,最正经的一次。

没有玩笑,没有挑逗,没有……调情。

23.

后来,Jared把自己关在拖车里足足一下午,直到Jensen敲门,他还想躲在拖车里不想面对,想要把门甩在Jensen面前。

Jensen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他领子,威胁的大吼:“JaredPadalecki!你要是敢关门你就死定了!”

Jared愣了两秒,偏头不看Jensen,肩膀却开始颤抖起来。

Jensen慌了,两步登上台阶,把这个哭了的大个子一把搂进怀里拍了拍后背。

“I am here,Jared,I am here.”

24.

Jensen的一直握着Jared的手,帮他平静下来。

“好了老兄,我们以后有什么话都好好说,再也不要出现这种情况了好吗?”Jensen无意识的蹭了蹭两个人的指缝,“你吓到我了。”

Jared不好意思的吸吸鼻子:“我不是每次都是这样的……我只是不愿意失去你。”

Jensen叹了口气,看着Jared的眼睛:“对不起,但是你不会失去我的。”

Jared看着那双同样是绿色的眼睛,在里面找到了独属于Jensen的真诚和……某种其他的东西。

他的心突然漏跳一拍。

“Jensen,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吵架了好吗?”

“好啊。如果再吵架你又会哭鼻子,那你就彻底从Sammygirl变成Jaredgirl了。”Jensen冲他眨眨眼。

“Bitch.”Jared仿佛听到了自己翻白眼的声音。

“Jerk!”

两人笑成一团。

25.

谢天谢地,片场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气息。而且再也没有因为他们两个吵架的原因变得诡异。

这可能就是Supernatural能拍14季之久的原因吧。

Moss Champion【哨向SD】(三)

文/颜珂

Sam Dean非兄弟#

可能某些互动有j2影子#

文名来源:Moss campion,中文名无茎蝇子草。是一种分布在苔原地区的的多年生草本被子植物,死亡的叶子可以坚持数年。

文名直译是苔藓中的冠军,算是映射一下虽然是小人物但是一直坚持拯救世界的温家双煞吧。

私设:哨兵向导都有各自的家族,但是同家族的哨兵向导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4

#请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观看

#架空世界,雪原环境设定非常恶劣,参考极地和极圈科考和生活的情况。

在雪原上的生活永远都不可能是惬意的。冬天刺骨寒风永远不知疲倦的想要消除这片土地上一切突出的痕迹和生命的气息,逼的植物蛰伏地面,动物选择冬眠。只有雪花才能在这里堆积成无边无际的丘陵和山峰——当然是微型的。

Sam一直在努力适应这里的生活,虽然哨兵的体魄健壮于常人,也更耐寒,但是他看到Dean用雪洗澡的时候还是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结果被Dean嘲笑了整整一星期。

不能洗澡还是次要的,要命的是解决生理问题。最怕的不是冻到肉体,而是在排泄到一半的时候,感受到排泄物似乎马上就要在体内凝结……Sam不禁觉得自己的泌尿系统和消化系统经过这么多锻炼,一定会更坚强。

对于早起巡逻的事情,Sam刚开始是拒绝的,Sam第一次提出让Dean用精神领域扫描的时候,Dean皱起眉头一副严肃的样子。

“伙计,你们哨兵都这么懒吗?精神领域只能作为侦查手段的一种,你到底是怎么被派过来执行侦查任务的?”

半路出家的Sam吓出来一身冷汗,赶忙岔开话题问Dean的侦查履历,并且成功的用PuppyEyes让Dean成就感爆棚忘记这事儿。所以他不得不每天天不亮就要爬起来跟Dean一起巡逻。如果晴天还好,只是冷而已,而且还有星星作陪。如果遇上狂风暴雪,那这项任务的难度就从勉强可以享受变成了地狱模式。而这个鬼地方,晴天的时候屈指可数,每天顶着狂风或者暴雪在雪地里跋涉才是常态。

但是他还是慢慢的爱上了这里。

不仅仅是因为这片原始的雪原让他感受到了某种不同的,属于挑战者的气质,也不仅仅是因为那些壮丽的冰雪奇观总是会让他在凝视他们的时候感受到精神领域的驰骋。

是因为Dean。

他跟这片雪原一样,神秘,强大,美丽又危险。偶尔Sam的目光滑过他金绿色的眼眸,又总能在里面捕捉到一丝落寞和不甘。

他像渴望了解雪原一样,渴望了解这个跟这片大地似乎融为一体的男人。

5

Dean不喜欢Sam。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Sam是个热情勤劳肯吃苦,长相又俊美的像王子一样的哨兵。如果放在10年前,他这个样子足以撑过Dean无数个春情萌动的夜晚。

可惜Sam是他的弟弟。一个总是用PuppyEyes激起他同情心和…某种意义上的责任感的可爱的,并没有这么高大好像野兽的,弟弟。

好吧好吧,虽然印象中的萝卜头已经长成了一头熊,但是他还是弟弟。

Dean并不是典型的,那种被锁在塔里不谙世事的向导,他是一个战士。

战士的意义,在于守护。

弟弟是需要被守护的。

而Sam已经不需要他的保护了。

Dean每每想起这件事,就觉得一阵心烦,恨不得出门去把整个巴尔迪菲【注】地区的雪都铲光,然后把自己埋进里面。

而且……

他看向正在自己身边大口咀嚼肉干的人,有些嫌弃的瞪着他。

说好的只吃蔬菜呢sammygirl,你为什么拿着肉就不停了?

感受到他视线的Sam无辜的抬头,给他递了块面包:“Dean,这次你腌的肉干真的很好吃,配上面包特别香,你不来一块吗。”

毕竟在这种艰苦的地方,除了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也没什么可以让人觉得满足的东西了。

Dean抱着手臂瞥他一眼,“北极熊肉是很好吃。”

Sam噎住了,脸上的表情在“这东西真好吃”和“我想把他们都吐出来”之间扭曲的卡住了。

Dean赶紧给他拍背,忍俊不禁,“那是军方给的补给,是猪肉。”

Sam表情恢复了正常,狠狠的剜了一眼Dean,“Jerk!”

“Bitch!”Dean瞪回去。

然后两个人相对着大笑了起来,最后不得不停下来收拾残局:因为他们的喧闹,Rudolf把自己的饭盆打翻了。
【注】
这地名我瞎编的。没有来源没有典故。怕有人跟正经地名记混了特此标明。

J2 段子体【灵魂伴侣】【架空】【三】

【在这个世界中,J2在一起了!然后Gen和Dan是一对!我就是想皮一下!】
【Jared一直都没有女朋友!】
【ooc不要打我!】
【通篇cp滤镜和合理或非合理猜测还有各种推动情节的ooc,不要认真!!!】

15
时间过去的很快。
Supernatural终于可以续订完第一季了!
全剧组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许是灾难也不一定。
16
毕竟,主演能折腾这种事情,真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招架的来。
尤其是这两个人总有办法让你防不胜防。
17
一般来讲,Jared的恶作剧都是十分的直接简单粗暴且有可循的规律,比如后来他十三年如一日的在镜头外勾引人笑场这种事情。或者在片场用蛋糕糊人脸【可怜的Misha】然而对于这种事情,除了最能忍受的Jensen以外,绝大多数演员和工作人员都要憋到内伤才能不狂笑出来或者给他一拳。
不过,大家都觉得Jensen应该才是那个在心里把Jared打成肉饼的人。
18
而Jensen的恶作剧就比较隐晦和…让人生不起气来。
原因很简单。
当你看到一个美人笑得前仰后合只是因为你被他糊了一身奶油,笑完了还会伸手拽你起来帮你擦干净脸……

不容易为色所迷的人可能无动于衷,但是对于这个剧组大多数人来讲,往往在Jensen爽朗的笑声里,就一点气也不想生了,哪怕他给你擦脸的时候可能又偷偷的往你衣领里塞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你也只会觉得这个男人真他妈的温柔体贴。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肤浅。摊手
19
当然,最让人无法忽视的还是他们两个之间若有若无的化学反应。
怪不得在第一集播出后一小时内,世界上第一篇SD同人就出现了。【注】
20
暧昧气氛当然不仅仅在工作上。
两个人真的是很聊的来。
无论是兴趣爱好,还是在某些方面的观点,哪怕有分歧,两个人也总能在交换意见后形成相同的结合后的观点。
最明显的就是在演技方面,当两个人讨论角色的时候经常会吸收对方的想法和处理方式,有的时候还会反馈给编剧。
后来剧组里就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
Dean和Sam没能做到的,Jensen和Jared做到了。

注:我不记得我是在哪儿看到这个说法的了,也不知道准不准确,如果有错误,知道这个梗的同学欢迎私信我指正。

J2 段子体【灵魂伴侣】【架空】【二】

【在这个世界中,J2在一起了!然后Gen和Dan是一对!我就是想皮一下!】

【Jared一直都没有女朋友!】

【ooc不要打我!】

【通篇cp滤镜和合理或非合理猜测还有各种推动情节的ooc,不要认真!!!】

6

对于两位主演来讲,这部supernatural是两个人第一部担当主演的剧。

虽然还不知道能不能续订满一季,不过能有戏演就很开心了。

第一天到片场,剧组人员都很友善,没有什么幺蛾子,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眼神,虽然磨合还有生疏但是大家都很专业。

毕竟这只是开始。

Supernatural剧组还没变成以经费有限智商不见的相声剧组。

7

至于有两个热爱恶作剧的德州主演是什么感觉?

Supernatural剧组的工作人员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要么掩面叹息,要么掩面而泣:

灾难。

8

其实最开始,两个人的恶作剧天份还没被开发出来。

不过有一天,Jared率先发起了攻击。

很简单,只要镜头没有拍到他,他就在镜头外做鬼脸。

Jensen那个时候还没有经历锤炼获得“无论Jared怎么犯二都不笑大法”。

于是大家第一次看到这个总是笑得好看又和善的小甜心张牙舞爪的怒吼。

“JaredPadalecki!!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罪魁祸首一边享受美人的大力“抚摸”,一边被掐的直翻白眼。

9

然后两个人的战争,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什么你往我脸上抹蛋糕我偷吃你的彩虹糖,这都是小儿科,属于两个人中场休息的状态。

经常有休息时间发现两个人哪儿哪儿都找不见的情况。

最后终于出事儿了。

有一天要开拍了,两个人却怎么也找不到人影。

“这两个人终于把对方折腾穿越了???”找人的时候导演助理忍不住怒吼。

据说当天刺激了不少编剧的脑洞大开。

嗯,不靠谱大概是会传染的?

10

最后两个人,一个被发现的时候是被锁在自己的车里,一个被发现的时候是半裸的。

被锁在车里的是Jared,半裸的是Jensen。

当事人的第一感想是这样的。

“Fuck。”简洁易懂,这是Jared。

“Shit。”言简意赅,这是Jensen。

11

闹归闹,毕竟影响到了工作,当天的导演毫不留情面的把他们训成了鹌鹑,还给两个人关了小黑屋。

当然并不黑,只是比较狭窄拥挤而已。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看上去都想揍对方一拳。

“你怎么做到的!”

“你怎么做到的!”

两个人异口同声。

下一秒。

两个人还是对着大笑了起来。

还吓到了外面的工作人员。

后来那位工作人员离开了Supernatural剧组。

因为他坚定的认为这个剧组闹鬼。

12

最后两个人终于开始沟通。

“我觉得,我们不能总是这样针对对方。”Jensen认真的说,手里把玩着弄坏某人车门的钩子。「注」

“我也这么认为。”Jared点头,拍拍自己身上的t恤。

“我觉得,”Jensen冲门外一偏头。

“那是广阔的世界。”Jared接上。

14

Jensen出来的时候,笑得十分好看。

就是那种,看见了会让人觉得春风拂面世界美好的微笑。

Jared呢,依然是平时不恶作剧的暖心妹妹头可爱大狗狗。

剧组人员不禁感叹他们两个关系修复的真快。

不愧是天生一对的兄弟。

后来才知道。

这个世界上有个词叫,人面兽心。

还有个词叫狼狈为奸。

「注」

百度了一下如何弄坏车门说是长期大力关车门会造成车窗铰链滑脱导致车门打不开。因为不懂车所以就瞎写了,希望实际上不会需要很多修车钱呜呜呜(┯_┯)






【J2段子体】灵魂伴侣

【在这个世界中,J2在一起了!然后Gen和Dan是一对!我就是想皮一下!】

【Jared一直都没有女朋友!】

【ooc不要打我!】

【通篇cp滤镜和合理或非合理猜测还有各种推动情节的ooc,不要认真!!!】

1

JensenAckles是个演员。

JaredPadalecki也是个演员。

他们两个在一部戏里出演兄弟。

Dean和Sam。

世界上最好的兄弟和猎人。

2

虽然在大家眼中两个人一直很好。

然而在现实中。

唉。

他俩。

其实,唉。

……比你能想象的还要好。

3

Jensen第一次遇到Jared的时候很震惊。

这是哪里来的细竹竿!

虽然他已经被剧组通知跟他一起试镜的人是pada啥啥啥的人,但是他从来没想过这个人居然比他的名字看上去还要长。

Jared的想法就很简单。

他只想操一操那个性感火辣的小屁股。

是的,这才是真相。

4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但是居然有种异样的和谐。

Jensen有些僵硬的开口打破了寂静。

“Hi,我是Jensen Ackles。”

Jared一惊,咽下诸如“我去我们真的要饰演兄弟吗你这么Hot这么好看我们是不是应该发生点什么我可以现在去楼下便利店买安全套”这类词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你好,我是JaredPadalecki。我来自德州,你呢?”

5

导演助理推开大门,想要叫外面的两个演员进来试镜。

他漫不经心的低头看着名单,随意的抬头喊人,

“JensenAckles。”

“在这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ared不要挠我了再这样我生气了!”

导演助理眨了眨眼睛,推了推眼镜,又摘下来擦了擦戴上。

!!!???

门外较为年轻的那个,应该叫JaredPadalecki的,正半压在他刚才叫名字的那个人身上挠他痒痒?

等等,他们两个今天才第一次见吧???

可怜的剧组人员还不知道,他们从此可能就要陷入被男主角们天天秀恩爱支配的恐惧中。

如果当初Dean没有让Sam跟他一起上路,学法的Sam可能就变成秃头了。
Dean是为了救他!
背了2个小时民事诉讼法就困了的我发出精神失常的呐喊。

Moss Champion【哨向SD】(二)

文/颜珂
Sam Dean非兄弟#
可能某些互动有j2影子#
有私设

文名来源:Moss campion,中文名无茎蝇子草。是一种分布在苔原地区的的多年生草本被子植物,死亡的叶子可以坚持数年。
文名直译是苔藓中的冠军,算是映射一下虽然是小人物但是一直坚持拯救世界的温家双煞吧。
私设:哨兵向导都有各自的家族,但是同家族的哨兵向导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3
Sam睁开眼睛陡然坐直,吓了在一边削木头的Dean一跳。

“嘿老兄,慢点,我可救了你,你差点就要布 克里斯埃文斯 的后尘变成一条老冰棍了。”

Sam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五感处在最舒服的调值,他转头看向声源,对上了一双碧绿的眼睛。

那双眼睛美的惊人。浓密的睫毛恰到好处的镶在绿宝石一样的眸子周围,形状又大又圆,此时带着一点担心正盯着他看,他眨眼的时候睫毛就跟着上下翻飞,Sam忍不住怀疑如果凑的足够近会不会感觉到风。

“Dean,第二边防军前沿哨所。”眼睛的主人并没有报出自己的军衔和姓,“算是被流放到这儿的。”

Sam躺在温暖的床上,鼻端又萦绕着之前闻到的香气。更淡,但是也更温和。

该死的,他想,这味道好闻的要命。

“嗨,老兄,我在跟你说话呢。”Dean伸手在人眼前晃了晃,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被冻傻了。

“SamWincherst上校,第四特勤中队。”Sam回过神来报上家门,有点不好意思,“我…”

他本来想说自己是过来找他的,但是话到嘴边他突然鬼使神差的改口了。

“我…我迷路了…”谎言出现的一瞬间Sam有些慌乱,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我有个侦查任务需要来这边完成,结果任务完成回去的时候遇到暴风雪,补给都丢失了。”

所谓最被难以揭穿的谎言就是真假参半的谎言,不知道出来找因为过于狂放不羁所以被流放的未结合向导算不算侦查任务。

“秘密任务?”Dean想了想,“最近边境的确有些奇怪的事,我怀疑是向导贩卖组织的活动。”

“是的。我就是来调查这个的。”Sam默默长出一口气。

“可是我前天才报告上去,”Dean眯起眼睛有些怀疑,手不着痕迹的背到背后准备拔枪,尽管这个人他还算熟悉,但是他还是不能无视那些疑点,“你动作真快,huh?”

“正好我在附近,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Sam努力给Dean一个真诚的眼神,嘴唇微微抿着带点紧张,这是Sam最拿手的“Puppy Eyes”。

Dean盯着那双形状优美而且湿润的眼睛,被里面的诚恳略微打消了疑虑,至少特勤中队的人应该不会出现逃兵和叛徒,更别提他还是一个Wincherst。

“好吧,我要继续去巡查,你是再暖一会儿还是跟我一起去?”Dean挎上枪,“对了老兄,你最好让你的精神向导回去,它已经开始……骚扰Jay了。”

Sam有些迷惑,等他看到自己的Jen正不停的用一种诡异的热情磨蹭嗅闻着一只黑灰色的森林狼的时候,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Jen!停下!”

浑身雪白的北极熊停止了对森林狼的动作,不满的冲Sam秀出牙床,恋恋不舍的躲过Jen忍无可忍的锋利牙齿舔了一口Jay的皮毛,消失在空气里。

“Jay,你也回去吧。”Dean拍拍它的头,Jay不满的瞪了Sam一眼,也跟着消失了。

Sam有些尴尬,忍不住轻咳一声掩饰不自在,“我跟你一起去。顺便看看你发现的问题的地方。对了,我还需要跟上级汇报一下我到了,你这儿有没有什么通讯工具?”

Dean指指屋子角落的无线电发报机,“那儿,你应该知道通讯码。”

“介意等我发完吗?”Sam问。

Dean耸了耸肩扁扁嘴,“你随意。尽快。”

Sam顶着Dean鹰一般审视的眼镜坐下,不着痕迹的切换频道发给castial,让他帮忙跟上级申请执行这趟任务。

Sam敲下最后一个字母,Dean的视线终于变得温和了一些,他虽然看不清具体内容,但是偶然看到的组合排列的的确确是军方内部专用的密码,只有特殊人员才会使用,比如特种部队和某些秘密侦查任务。而Dean属于…特殊人员中的特殊人员。

Dean终于排除了Sam的嫌疑,他冲他咧开一个“兄弟专用”的微笑,“我们走。”

Sam察觉到了他态度的转变,默默松了一口气,裹上Dean借给他的毛皮大衣——他正努力假装那不是北极熊的皮——跟着出了门。

天已经亮了起来,太阳却始终隐没在地平线下,地上的雪泛着美丽却危险的光,Sam正想着自己忘了带墨镜,犹豫着要不要把视力调到最低,Dean就冲他投射了精神触须并且费劲的塞了他一副墨镜。

Sam接受了触须的调节,Dean不愧是在数据库中与他相容度最高的向导,手法和力道都是让人惊讶的合适。

Dean也惊诧于两人的默契和相容度,不过他一向没心没肺,不过就是捡了个似乎跟自己相容度不错的哨兵嘛,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而且这可是SamWincherst。

“Dean,你在哪个家族?”Sam开口问,“我还不知道你的姓。”

“Wincherst,DeanWincherst。”Dean看似费力实则轻巧的跳过一个雪坑,“跟你一样。”

“嘿!那我们是兄弟!我小时候一定见过你!”

Dean撇了撇嘴,抬手拦住Sam让他不要踩到坑,“何止是见过。”我还叫过你Sammygirl。

不过这种事情就不要告诉他了,免得破坏好哥哥的形象。

“真的吗!”Sam快走上几步跟Dean并肩,顺势拽住人袖口免得自己在陌生的地方掉坑,“可是我怎么没印象……哦对了!”Sam眼前突然闪过一个又高又大的身影,“你跟我是一个导师!你是Dean哥哥!”

“是的没错,John还好吗?”Dean很难不去注意那只明明比自己还大却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拽着自己袖子的手,他本来应该甩开的,但是阴差阳错的他并不想这么做。

Sam有些遗憾,“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听说他已经退休了,我是他带的最后一个。”

Sam转头看向身边人的侧脸,他大半张脸都被帽子挡着,又卷又翘睫毛却倔强的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Dean呼出的气体有的凝结在上面变成了冰霜,在睫毛上随着他的呼吸和动作微微颤动着。Sam心里一动,恍惚间忍不住抬手想去扒拉一下看看那究竟是睫毛还是冰雪女王的王冠。

Dean听他没声音,转头想看看情况,却正好对上他抬起的手和目光。

Dean被那目光的热度烫了一下,忍不住恼羞成怒的瞪了他一眼,却不知道这一眼在Sam眼中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反倒带着三分可爱,更像是…娇嗔。

“Bitch。”Dean 开口,并不愤怒但是带着不满,“该死的,我不是娘们。你才是那个一头长发出门前磨磨唧唧的人!”

“可是你是个哨兵,Jerk。”Sam不甘示弱,“向导天生就是为了勾引哨兵的。”

两个人互不相让的瞪了一眼彼此,却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该死的,幸好这里没有其他人。”Sam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摔在雪地里,“不然我们可能都要被控诉歧视了。”

Dean笑着翻了个白眼,结果没看路差点踩到Rudolf的爪子,“那也是你的罪名更重!我顶多被塔长教育。”

“Jody Mills?”Sam夸张的问,“哦我的天,那可真是……我还不如去坐牢,上次我进塔找她的时候忘了喊报告,”Sam学着那位和蔼的女性向导一脸不满的样子,“她就像这样,‘SamWincherst,礼貌!’我的意思是,她是个好人,但是她有的时候有点太过于大惊小怪。”

两人又爆发出一阵笑声,不知道方圆几里的北极熊和海豹会不会被吓到。

总是会被差点踩到爪子Rudolf一直带着军犬专用的护目镜,不过这会儿它突然觉得有点闪。它努力想要躲开这两个莫名其妙荼毒生物耳膜和可怜的脚的人类,可惜脖子上的绳子限制了它的行动。

可怜的Rudolf,它还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Moss Champion【哨向SD】

文/颜珂

Sam Dean非兄弟#

可能某些互动有j2影子#

文名来源:Moss campion,中文名无茎蝇子草。是一种分布在苔原地区的的多年生草本被子植物,死亡的叶子可以坚持数年。

文名直译是苔藓中的冠军,算是映射一下虽然是小人物但是一直坚持拯救世界的温家双煞吧。

私设:哨兵向导都有各自的家族,但是同家族的哨兵向导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1.

Dean醒了。

他推开一巴掌把他打醒的Jay,起身套上皮毛外套,踏上靴子,拿上手电筒检查了一下电量,背上枪牵上Rudolf,深吸一口气推开门。

天还没完全亮起来,虽然天边已经泛白,但是蓝黑色澄澈的天空上群星依然闪烁。

Jay在身后不满的喷了喷鼻子,Dean停下脚步回头跟它对上眼神。一人一狼大眼瞪小眼在精神领域进行了十分激烈的交流,Rudolf偏头看了看Dean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停下。

最终赢了的人是Dean,Jay冷哼一声跟上,Dean满意的拍拍自家精神向导的脖子,迈开腿进行例行的巡视。

自打被流放到这儿,每天他都要沿着边境线走上一圈。其实对于他的职责来讲,他没必要走这么远,在恰当的位置用精神力扫一扫就好,没准还要更精确。

他只是寂寞而已。

边境线有一半在多年冻土上,每年有大半时间只有冰雪陪伴,对于一个喜欢美人和美酒的人来讲,如果没有什么消遣恐怕他会疯掉的。

他学会了如何捕猎,如何采集燃料如何在冰洞中垂钓,如何和北极熊和北极狼相安无事,甚至在缺少食物的日子还会有熊拜访他的木屋。

对于Dean来讲,这片荒原就是他的王国。

是他守护的一切。

2.

Sam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眼前是茫茫雪原,表面泛着微弱的星光,所有的声音都已经被疏松柔软的雪花吸收,除了可以被当做白噪音的风声和雪粒摩擦的声音,四周一片死寂。他已经冻僵了,四肢无力,体温也在渐渐丧失,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死在这里。

Sam拖动着沉重的身体在雪地里划出徒劳无功的痕迹,开始后悔自己听了塔长的话出来独自寻找他的向导。

该死的,这种破地方怎么会有符合他想象的向导,他会是什么样子?裹成一头棕熊吗?

尽管精神向导是北极熊但是显然缺少极地生存能力的Sam Wincherst完全没有意识到棕熊不会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突然他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味道。

像是沾满了冰雪的松叶点燃的气味,有些不属于这里却十分熟悉的青草香气,混杂着某种介于情欲与醒神之间的松香味道,让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这就是那个向导的味道就好了。Sam晕晕乎乎的想,他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停住了脚步,渐渐倒了下去。

他晕过去了。

Rudolf突然停住脚步冲着面前的空气狂吠。Dean意识到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他小跑着冲向前,做好战斗准备直接给前方来了一个精神冲击。
有个影子晃了一下,倒了下去。
Dean走到跟前,借着手电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个人。他戒备的翻了翻人身上的口袋和衣领,从他领口的装饰发现是自己人。而且是一个他认识的人。
SamWincherst,他们军区最好的哨兵,他们来自同一个家族。